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35549lb 的博客

云南35549部队参战老兵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情系祖国扛过枪, 对越边境站过岗。 守边五年回家乡, 繁荣经济在经商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转载】党媒发声:不该忘却那座英雄的山  

2014-05-13 08:32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不该忘却丛林中那座英雄的山 - 田戈V田跃 - 映象★老山

 不该忘却丛林中那座英雄的山
——老山之战30年祭

任仲然


2014年05月04日15:30   来源:人民网-中国共产党新闻网
 
http://cpc.people.com.cn/n/2014/0504/c373637-24972021.html

老山——战事之山、悲壮之山、英雄之山。她是代表着祖国尊严和领土完整的一处地标,她是战士用鲜血和生命践行爱国主义的一座丰碑。30年前,边境腥风血雨,狼烟笼罩老山;30年后,丛林中的那座英雄的山默默无语,似乎在怅然中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野。

是的,有些记忆可以选择,诸如每天经历的琐事;但有些记忆又不能忘却,历史留下的伤痛谁都无法选择。老山,早已铭刻我身,绝不会忘记;老山精神,早已融入我心,绝不会遗失。

多年以来,常盼着有机会登上老山,了却祭奠英灵的心愿。春末夏初,我实现了缅怀先烈的老山之行。

今日的老山静悄悄

越野车在崎岖山路上行驶,目之所及郁郁葱葱,边境上多年不见硝烟不闻炮声,呈现出一派安宁祥和的景象。然而,此时我的心绪万千,难以排遣的悲伤情感一路伴随。我想到的是,脚下这条坑坑洼洼泥水浑浊的山路,当年勇猛冲上去的是风华正茂的青年军人,抬下来的却是血肉模糊的烈士尸体,鲜活的生命在惨烈战火中瞬间就被吞噬了……

这几天,老山一带都下着雨,时大时小,时缓时急,上山的路弯曲狭窄,有的路段严重破损,显然是少有车辆走了。据说,这条路只是每年清明节时,上山的车辆才会多一些,平时主要是附近的村民行走,渐渐地也就有了些冷寂。

今日的老山静悄悄,一眼望去,烟雨茫茫,浓雾蒙蒙,植被几乎百分之百覆盖,不但灌木丛生,而且乔木也很茂密,有些树已经碗口粗了。战后由于漫山遍野到处都是地雷,被炮弹炸成光秃秃的老山一直没有搞植树造林,但现在这里已经是草木郁闭、修竹指天、大树合拢了。我真的惊叹大自然的恢复能力。30余年前的那场恶战,留下的是一座焦土之山;当人们快忘记她的时候,却默默地还回一山翠绿。

记忆中的老山英雄

上个世纪80年代初,老山成为世界关注的一个热点地区。那个暗藏称霸野心、曾经的“知己小兄弟”,背信弃义,烧我村寨,杀我边民,占我领土,行凶作恶。当时我虽然在北方工作,但仿佛能听到老山的隆隆炮声,似乎能看到老山的边关烽火,总想着为老山战士们做些什么。这之后的岁月里,我时常遥望彩云之南,每每被老山英雄事迹感动得热血沸腾。

有几位英雄的感人事迹,我至今还记忆犹新,史光柱是其中的一位。他是云南省马龙县人,1984年4月28日凌晨,史光柱在老山战役中左眼球被炸出,他把眼球往眼眶里一塞,带领全排继续战斗,接着右眼又被两块弹片击中。后来全排战友都牺牲了,仅存活他一人,当时被炸瞎了双眼的他并不知道周围的情形,也不知道战友都已全部阵亡。这种情况下,史光柱依然把手雷抛向敌人,坚守着阵地。

援军到来时,史光柱已昏迷不醒。他被救醒后竟然奇迹般站了起来,迅速抓起身边的枪,喊了一句话:“弟兄们,老哥给你们报仇!”接着就朝有枪声的地方奔去。和救援队一起来到老山的联合国观察员,抓住这个时机给浑身血迹的史光柱抢拍了一张震撼人心的照片。

事后这位观察员说:“我只来了一天,但已经知道这场战争的胜负了,我看到了一个标准的中国军人。”在这次战役中,史光柱8处重伤、双目失明,以惊人的毅力带领全排收复了两个高地,胜利完成了战斗任务。

触目惊心的4万亩雷区

上山的路愈加陡了起来,路边开始陆续出现带有骷髅标志的警示牌:雷区!雷区!!雷区!!!越接近主峰,雷区的警示牌越密集,甚至三五步就竖立着一个。

听地方的同志说,老山所在的县每年还有个别村民被地雷炸伤。农民们即便不到雷区砍柴拣菌子,就是在自家地里耕种也可能遭遇地雷。因为有时暴雨引起山洪,会把地雷冲到田地里。这些地雷是“撒”下来的、是“种”下来的,留存着沉甸甸的一段战争史。

我有些疑惑,为什么不采取排雷措施呢?知情人透露,战争结束后的一段时间里,布雷是双方采取的主要设防手段,不开枪开炮可以,但地雷还是要布的。相互对峙的那些年,雷越布越多,排雷也就越来越困难。上个世纪90年代,曾经多次组织排雷,但在高山深谷中排雷,危险性相当大,成功率不高。前些年,也就放弃了把地雷彻底排除的想法,所以只好加强雷区管理,尽可能减少地雷造成的伤害。

看着各个路口遍布的雷区警示牌,我多么希望地雷早点过期锈蚀腐烂,多么希望老山的战争创伤早日康复。显而易见,老山这个伤口虽然已经不流血了,但还是很深的,要使它彻底愈合恐怕尚需时日啊!

老山的石头会唱歌

老山阵地营房前,有一片不寻常的草地,远远看去错落有致的几块大石头俯卧其中,每块石头上都刻着一首老山歌曲。安谧恬然的草地上,翠鸟幽鸣,彩蝶轻旋,三角梅环抱,让老山尽显一派肃穆。转瞬间,激荡的音乐,深情的歌声,从石头后面响起:

“没有花香/没有树高/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/从不寂寞/从不烦恼/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……”

“再见吧/妈妈/军号已吹响/钢枪已擦亮/行装已背好/部队要出发……”

听着老山上这感人肺腑的乐曲,我想人们不会忘却老山,因为这段历史已经有了文化和精神的积淀。这些会唱歌的石头给我的直感是,它们不是在歌颂战争,更不是在赞美死亡,而是真诚地在祈福和平。

这里是战争歌曲的历史展,也是爱国主义的教育展。战争是残酷的,我们不会愚昧地迷恋战争,但是我们要崇敬战争中代表正义的英雄,因为他们的灵魂是高尚的,精神是不朽的。这一点不应该有任何非议。

无语的223个台阶

爬向老山的顶峰,有一条坑道式小路,它是在原来的战壕掩体基础上修成的。我一步一个台阶,心情沉重地往老山顶峰上爬。

我站在一座窄小的猫耳洞前向山下望去,南边也有一些新的景色,那当然是“人家”的事情了。回首自己这一边,昔日的盘山坑道、战壕、碉堡都长满了野草和藤蔓。从眼前的一些细节中,还能感觉到当年战斗的激烈程度,条件之艰苦,环境之恶劣。

通往老山主峰的台阶不是很陡,长着青苔湿滑湿滑的。这条台阶小路也是当时的战斗掩体,两侧都被树木遮蔽,给人一种森严的神秘感。

一位边防战士轻声地告诉我,事情有些巧合,这条路一共有223个台阶,正巧是老山反击战那天我军牺牲的人数,修建台阶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。听到这样一个或许是天意的巧合,我不由自主地放慢了脚步,每踏上一个台阶都增添了一份敬重和景仰,生怕惊动那些长眠了的烈士们。

把军旗插上老山主峰

在老山主峰上,有一尊以张大权为原型的雕塑,如今已成为老山的标志。张大权是贵州省金沙县人,1957年生,当时任副连长。也是1984年4月28日那一天,他所在的5连一举攻克2号高地和52号高地后,张大权带领2排从正面向老山主峰发起进攻。刚冲出20多米,就遭到敌人猛烈火力的狙击,张大权的左腿被炸伤。

他不顾自己的伤势,迅速重新组织火力,从一个倒下去的战士手中拿起轻机枪,带领全排向老山主峰发起了第二次冲击。冲击中,他左手腕负伤失去功能,但仍用右臂夹着机枪继续向前冲击。他的腹部又负了伤,肠子流出来了,用三角巾自行包扎后继续坚持战斗。

张大权再次调整兵力,大喊“火力掩护,其他同志跟我来!”带领战士向老山主峰发起了第三次冲击。接近主峰阵地前沿,他一个点射打倒一个敌人,接着踩着一个战士的肩膀爬上了2米多高的堑壕,壕内一个敌人见防御被突破慌忙逃窜,他举枪将其击毙。

这时张大权已带伤战斗了3个多小时,他仍然顽强地向主峰冲击,暗堡里的敌人突然打来一梭罪恶的子弹,张大权的右大腿和头部中弹,但他用尽生命最后的力量把血染的军旗插在了老山之巅。

交通壕拐角处的一尊界碑

老山阵地交通壕的一个拐角处,往南侧山下走不远的地方,有一个花岗岩制成的界碑。我抚摸着界碑上的红字,似乎在抚摸着烈士的滴滴鲜血,湿湿的还有些许余温。几十厘米高的界碑,虽然竖立在不引人注意的野草丛中,但其意义毫不逊于都市里那些几百公尺高的标志性建筑,她不但象征着主权的确定,而且还意味着和平的执着。

我深深地认为,如果没有30年前那场不大也不小的战争,那就不会有今天的这块界碑。小小的界碑呵,你的外面沾满了战士的血,你的里边深藏着烈士的魂。血流尽了,滋养着中华疆土;魂却未安息,仍呵护着祖国边陲。

老山顶峰的天开始放晴,阳光从云间喷薄射出,界碑的红字愈加鲜红,顿时我感悟到了烈士的英灵在缈缈升腾。

30年过去了,老山那生与死、血与火的历史一幕,岂是弹指挥间?岂可烟消云散?我一直觉得,无论多么复杂、多么敏感的历史,都不应该忘记它的真相,这段一言难尽而又罄竹难书的历史当然更不能忘记。这与悠久的“友谊”无关,与国际政治的“规则”无关;但与严峻的周边现实有关,与令人担忧的未来变局有关。

假如忘记了历史,我们还能剩下什么呢?

泪水怎么也止不住

从老山下来,到了麻栗坡烈士陵园。在这里我的心灵震颤不已,情感悲叹不止。30年了,又隔了一代人。假如烈士们还健在的话,年龄大的可能抱了孙子,年龄小的也大概50来岁了。但在墓碑上,我看到的都是一张张年轻的面孔,有的甚至是满脸童真稚气。

哀乐奏起,鞭炮炸响,我默默地肃立在烈士纪念碑前,泪水怎么也止不住。向烈士敬上一杯酒,献上一支烟,真的希望他们在天有灵,把酒喝下,把烟抽完。

这里有一个令人哀恸的故事。云南嵩明县的一位烈士赵占英,牺牲时只有20岁,妈妈想念他,想来麻栗坡看他,但是凑不够乘车的钱,只能和儿子在星空间遥遥相望。20年后,地方民政部门知道了这件事,把烈士的母亲接到了儿子的墓前。

戴着绿头巾、身穿对襟蓝布衣、脚穿绣花鞋的母亲抚摸着儿子的墓碑,仰天哭泣,悲痛欲绝。此情此景披露后,一首情真意切的诗在网上流传:

“妈妈/我多想对你说/我倒下的时候/我的枪刺指向敌人阵地的那边/妈妈/我多想向你证明/我,作为一个军人/没有给你丢脸/”

“妈妈/你空手来的/没有任何祭品/我不怪你/因为你没有足够的钱/妈妈/我明白/你还没有吃饭/可惜我不能为你尽孝/只能望着你无言/”

“妈妈/在你的身后/是飞速发展的喧闹/是灯红酒绿的金宵/是耸入云端的豪华/但是/你感受到了什么/妈妈/我不求再有什么额外的照料/一声‘烈士’已经足够/我只求下个清明/我的妈妈/能够再来抚摸我的墓碑/”

据管理人员介绍,麻粟坡烈士陵园安葬957位老山作战牺牲的烈士,其中几十位烈士的家属从未来过,个中的原因可能复杂,但路途遥远且缺少路费大概是一个原因。是的,赵占英的妈妈20年后才来老山祭奠儿子,我们应该为此而自惭自责呵!

不忘历史还不够,我们还应该努力改变现实。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目标。烈士们为我们打下江山坚守江山,我们要把江山建设得更加富强美好,以告慰英灵,以无愧后人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